科學家說由於宇宙輻射的死亡風險現時去火星是不可能的任務

科學家說由於宇宙輻射的死亡風險現時去火星是不可能的任務


前往火星的太空人,在飛行途中可能會受到相當於地球上七百倍的輻射轟炸,使得前往火星對目前而言是不可能的任務。

歐洲太空總署已經成立一個跨學科的研究小組,以更進一步了解太空輻射對健康的影響。他們還在探索如何更加保護太空人。研究人員正在為太空人前往月球及其他地方制定風險指南。他們還在實驗室製造人為的宇宙射線來測試生物樣品、電子產品和遮罩材料。

一次為期六個月的火星之旅,一名太空人就暴露在其職業生涯總輻射劑量限制的六成的輻射量之下。這一發現是根據歐洲太空總署的火星探測計劃(Exobiology on Mars,簡稱 ExoMars)和俄羅斯航天集團公司(Roscosmos State Corporation for Space Activities)的資料所揭露。

歐洲太空總署研究輻射團隊的成員,放射物理學家馬可·杜蘭特(Marco Durante)指出,太空中的一天相當於地球上一年的輻射。他解釋說:「真正的問題是風險存在巨大的不確定性,我們不太了解太空輻射,長期影響也尚不清楚。地球的大氣層和磁場起到保護我們免受宇宙射線轟擊的作用。這些能量粒子以接近光的速度穿透人體。來自太陽的不可預測的太陽粒子事件也會在短時間內造成高劑量的輻射。在外太空和火星上,因其內部磁場已經消失,大氣相對較薄,太空人無法得到如同地球上相同的保護。」

在長期太空任務中,人們認為宇宙射線轟擊會增加癌症的風險,並對大腦,中樞神經系統和心臟造成傷害,並產生各種退化性疾病。即使在國際太空站,太空人因工作而受到的輻射也比航空公司飛行員或放射醫生所經歷的輻射多二百倍。 因此,美國太空總署不斷監測太空站的太空天氣。如果發現一陣太空輻射,侯斯頓(Houston)的任務控制中心會指示太空人中止太空漫步,移動到軌道實驗室內更多屏蔽的區域,甚至調整太空站的高度,盡量減少對健康的影響。

此外,歐洲太空總署還與歐洲的粒子加速器設施合作,在實驗室中創造人為的宇宙射線。藉由人工產生的輻射轟擊生物細胞樣本和不同類型的材料,希望能更了解太空輻射的影響以及防禦它的最佳方法。

杜蘭特表示,這項研究正在取得成效。他還指出,鋰是一種很有發展潛力的阻絶輻射的材料。

【圖:德國粒子加速器設施;文:節錄自台北天文館之網路天文館網頁】

發表評論